快捷搜索:

五星红旗上永远有您的风采——深切缅怀刚刚离

  五星红旗将永远有你的风格 - 深深缅怀刚刚离开科学大师朱光亚的记忆

  2011年2月27日来源:科技日报作者:符义飞
“本报记者符义飞
图片:1.jpg \\
\\ u0026>新华社北京2月1日电26日,中国核科学杰出先驱之一的中国核科学杰出先驱之一,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国共产党优秀成员,忠诚的共产主义战士,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科学技术协会荣誉主席。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八,九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工程院院士,党组书记,同志朱光亚同志于二月二十六日下午十点三十分在北京逝世, 2011年在87岁。
图片:2.jpg
朱光亚在工作。二月二十六日的北京有一个安静的春天的雪,端庄和圣洁。中国的两颗炸弹和一颗卫星演员朱光亚,在这个庄严的银色中,走过了八十七岁的生活,传说中的科学家通常很低调,很少露脸,出发点功过,却是惊人。他一直处于我国发展核武器科技决策的顶峰,在核武器技术发展的每一个关键时刻,他都凝聚了他的智慧和决心,在发展方向作出决定和决策方面发挥主导作用,在核武器发展和核试验等关键技术问题上作出决定,为中国特色的核武器事业持续快速发展做出了突出贡献。与此同时,朱光亚的高尚情怀也令人钦佩。 1996年,他从何梁何利奖向中国工程技术奖基金会捐赠了100万港元奖励中国优秀的工程技术专家。 1999年9月9日,向中国科学技术发展基金会捐款4万多元。体现了这种卓越品质的朱光亚,是现代科学与传统美德的最佳结合。 “中国人做原子弹只能靠自己”1945年8月美国在广岛和长崎投下了两颗原子弹既加速了日本侵略者投降,而且还唤起中国制造原子弹的梦想。此时,不到21岁的朱广雅刚刚从西南联大昆明物理系毕业,当助教。抗日战争胜利后不久,重庆国民政府邀请数学教授华罗庚,物理学教授吴大洋教授,化学教授曾昭然邀请他来重庆讨论发展原子武器。三位教授起草了一份遴选杰出青年学者赴美留学的计划。朱光亚被吴大佑选中。 1946年8月,朱光亚,李正道,唐敖庆和华罗庚一起从上海乘船到美国。不过,朱光亚等人怀着原子弹的梦想来到了美国,碰到了一个巨大的钉子,早先来到曾肇远的人告诉他们,没有美国的原子弹研究所允许外国人进入,突然之间,梦想陷入泡沫。朱光亚的严酷现实感觉:美国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帮助中国发展尖端科技,中国人只想自己制造原子弹。他们决定为自己争取自己,分别进军美国,研究机构或大学,学习和研究前沿科学技术。朱光亚不改变主意,在9月份1946年,他与吴丹阳一起进入密歇根大学从事核物理学习和研究工作,在做武德坤助理的理论和计算研究的同时,他研究了核物理实验在研究生院攻读技术并攻读博士学位。朱光亚经过不懈的努力,取得了优异的成绩。他的学习成绩一直是A,连续四年获奖。从1947年到1949年,他在“物理评论”上连续发表了四篇论文,留下了他在快速发展的核物理领域的足迹。 1949年6月,25岁的朱光亚完成了博士论文,顺利通过论文答辩,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正是这种特殊的留学经验,为朱光亚未来回到中国发展原子弹奠定了基础。
“祖国热切期待我们!”
“学生们,听着!我们呼吁祖国,四亿五千万长老把我们兄弟称为五千,今年的荣耀正在召唤我们,我们的人民政府正在召唤我们,让我们回去洒上我们的血汗。祖国的土地上浇灌了灿烂的花朵。我们中国人成功了,我们的国家又不是一个被侮辱的人了!我们站起来,回去快回来!祖国在等着我们!“1950年初,朱光亚率领起草“全国大学生公开信”这样写就当时,密西根大学的中国留学生关注国内形势。作为中国留学生的学生会主席,朱光亚经常组织大家围坐在草坪上,散发“海外华侨报”来读家信,传递国内新闻。只有把个人的命运和祖国的命运联系起来,把自己的才能献给祖国,才能实现个人的人生价值和理想。 “朱光亚说,因此,他积极向全国推广国情,激发大家的爱国情怀,呼吁学生努力学习科学知识,为国家服务。 1950年2月,他拒绝前往美国经济合作署,把香港带回中国。在途中,他和来自美国的51名学生发了一封联名信“给美国的一封给中国学生的公开信”。这封公开信是1950年3月18日由美国学生通讯第三期第八期发布的。当时,华侨华人学者引起了强烈的反响。这就像传唤,让更多的海外学生受到鼓舞,回到祖国的怀抱,成为建设新中国的支柱。 “不想欺负,必须有自己的强大的国防现代化”
1952年春天,韩国的战争陷入僵局,停战谈判成为重大事件中国的外交工作,派出了一批政治可靠,英语水平高,掌握现代科学技术的高校教师队伍,朱光亚也是其中之一,作为我国代表团的翻译人员,4月份,同年,抵达北韩开城人民志愿军的朱光亚议员出席了座谈会,这里的环境极其困难,他们每天晚上都要带着风幕,忙着昏暗的灯光,一旦发出警报听起来,他们必须迅速收集文件,钻进防空洞。在谈判桌前,美国代表经常拿出核武器来勒索,这让朱光亚非常好,他意识到不再是小米和r伊利时代。如果一个年轻的共和国想要真正独立而不被欺负,就必须有自己强大的现代国防。 1955年,中央作出了发展原子能工业的战略决策。此时,东北人民大学(现吉林大学)物理学教授朱光亚应邀参加了北京大学物理实验室的筹备工作,承担了尽快为中国培养专业人才的重任。次年9月,他被调到中国物理研究院物理所副所长中子物理学院,在钱三强主任的带领下,率领年轻人从事中子物理和反应堆物理研究,在此期间还参与了前苏联援建的核反应堆的建设和启动,发表了“重大水堆研究物理参数的测量”等论文,设计,建造了一个轻水零功率器件,并进行了堆体物理测试,出于我们自己的设计,首先建造了核反应堆 步。此外,他还担任研究所学术秘书,具有非凡的科学造诣和强大的科研机构领导能力,受到钱三强的好评。在20世纪50年代末,中国被迫单独发展自己的核工业。朱光亚35岁时被任命为中国发展核武器的科技领军人物。他的总理,充满能量和智慧,走向庄严的职业生涯。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成功,朱光亚第一次醉了
中国原子弹第一次成功的第一次被醉酒1955年6月,前苏联的一封信拒绝提供中国的原子弹样品和技术资料协议“,中共中央决定”从头开始,准备用八年时间拿出原子弹“。当时第二机械部部长宋仁琼请钱三强选择”科技领导人“负责原子弹产品,在钱三强的推荐下,朱光亚被调到核武器研究所任职,3月份任副主任,任科技主管,协助李主任感受,开展科研组织领导的副主任吴林,那个时候最大的困难就是缺乏信息,直到1958年宋仁琼,刘杰,钱三吴吉玲,一边听原苏联专家授课的原子弹教学模式班,一边记录了一个零碎的大纲。朱光亚按照吴琳的提议和邓家贤,李家瑶一起把这些记录整理成一个比较完整的参考资料。以此为线索,组织科研人员学习和理解基本原理,开展自己的理论研究,开展科学实验准备,亲自验证了大量的技术任务书。同时,他还帮助李珏建立科学规范的科学管理方案,帮助研究人员认真,细致,追求卓越和科学求实的精神。后来在一次重要的会议上,周恩来总理特别称赞朱光亚的严谨细致的科学精神和作风,这种精神风貌一直延续到核武器研发队伍中,起到了重要的保护作用在我国的核试验成功率和核武器技术的快速发展。 1960年8月,苏联政府撤销了专家,中国的核武发展走上了一条完全自力更生的发展道路,朱光亚根据科研的需要,向第二机械部门提出动员专家和科技经过中央政府的批准,王干昌,彭焕武,郭永怀,程开佳等一批优秀科学家辞职并担任核武器研究所技术领导,还选拔了一批科技干部,陈能宽和周光召与原来的科学家一起,形成了研究工作的核心力量,随后,他和李珏,吴吉玲一起与研究所一起调整科研机构,开展理论物理,爆轰物理,中子物理和放射化学,自动控制等研究和探索工作呐的原子弹理论设计,爆轰测试,中子源的研究和开发取得了重大进展。但是,由于三年的艰苦时期,“原子裁军”这个项目是否是“可拆卸的”,是有争议的。 9月,第二机械部部长刘杰,李珏,吴吉玲,朱光亚两年内向中央提交了在中国进行第一次原子弹爆炸试验的“两年计划”。为进一步分析研究其可行性,朱光亚主持起草了“原子弹研究设计制造试验计划纲要和必须解决的关键问题”。该文件是当时原子弹发展科学技术工作的重要纲领性文件,对于我国科学技术薄弱条件下快速完成我国第一个原子弹的研制,发挥了重要作用和工业基础。同时还主持起草了“国家试验计划和原子弹爆炸装置准备工作初步方案”和“原子弹爆炸塔爆炸试验提纲”。他建议分两步拆分核爆试验。第一个单位首先地面爆炸和空投轰炸的方案不仅提高了我国第一颗原子弹的时间,而且还安排了更多的检测项目来监测原子弹的正常运行。测试设计正确性这两个至关重要的文件被誉为“两个程序文件”。 11月3日,毛泽东对“两年计划”作了重要指示:“非常好,必须这样做,要齐心协力做好这项工作”。 12月4日,周恩来主持召开中央特别委员会第二次会议,学习贯彻“两年计划”。刘杰,钱三强报道后,38岁的朱光亚做了补充报告。他发表了明确的讲话,敏锐的观点,准确的答案,以及全面深入的技术工作认识,给领导班子带来了深刻的印象。会议开始的时候,周恩来拉着他的手说:“请你回去告诉同志院,中央领导同志主席,谢谢你们的谢谢你们的不懈努力”
1964年10月16日16时,23000吨TNT的功率相当于中国第一颗原子弹的成功!测试结果表明,我国第一颗原子弹已经从理论,结构,设计,制造等方面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到了爆炸控制系统和检测技术。这一天,朱光亚高兴地喝酒,第一次是唯一一次喝醉了。中国政府郑重宣布:我的未来将不再处于核试验后的大气层中。第一颗原子弹爆炸,当时另一个国家获得核弹,核导弹成功,只有两个圆满完成了“三重跳跃”计划,第一年发展原子弹并迅速实现阿托的武器化麦克风炸弹。中国的核试验除了经过艰苦的科学研究外,一再受到西方国家的阻碍,早在1963年,正如中国研制出第一颗原子弹,美国,苏联和英国签署了“禁止在外空和水下的核试验美国人公然说:“我们可以合作阻止中国获得核能力”根据周恩来的指示,在机械部的领导下,朱光亚组织了研究分析,并亲自起草了“大骗局”报道。报告分析了几个世界核大国对核武器研制和核试验的进程和发展情况,指出核试验暂停主要取决于核武器发展的需要,美国,苏联进行了大量的核试验,获得了大量的数据,目前暂停一些核试验对核武器的发展没有太大的影响,核武器可以继续通过地下发展核试验的同时,中国也将在大气层面进行核试验,因此,美,苏,英签订一些禁试条约的目的是企图把中国的核武器事业扼杀在摇篮里。报告认为,我们国家不但不能取缔,而且要抓住机遇,加快成功发展核武器。同时,报告还指出,我国还应尽快掌握地下核试验技术,因为地下核试验有利于保密,减少放射性污染,同时也可以获得很多试验数据和信息困难通过地面测试获得。据朱光亚等人的建议,1963年9月,中共中央决定设计地下核试验设计,抓住第一颗原子弹,但是地下核试验的准备工作被推迟了一些由于原子弹和氢弹技术的军备化,从1967年10月底到1967年11月中旬,在国家国防科技委员会领导下,朱光亚,王干昌,程开嘉和邓家先讨论了第一次地下核试验的目的,试点和工程要求,所有的地下核试验准备工作正在全面展开,核试验研究院与核试验基地密切合作,克服了经过近两年的艰苦努力,出现了许多技术难关,1969年9月23日,在朱光亚等人的指导下,平壤首例地下核试验取得圆满成功。 1970年6月,朱光亚被转移到国家科委副主任,还负责指导核武器研制和核试验。为了尽快通过地下核试验技术,在动荡的“文革”时期,他与有关同志共同寻求消除干扰的方法,认真落实周恩来和中央专家的指示,解决关键问题。 1975年10月和1976年10月,他参与组织和领导第二和第三个地下平壤核在中国进行测试。 1978年10月,他成功组织了第一次地下竖井核试验。随着中国地下核试验技术的成熟,中国政府于1986年3月郑重宣布:“我国多年来没有进行大气层的核试验,不再进行大气层的核试验。” >“我们不能只埋头于武器研究”20世纪80年代,中国的核武器技术发展正处于一个重要阶段,美国核武器的设计水平已经接近理论极限,有可能加速军方控制谈判进程,并导致国际上达成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 1986年3月,核武器研究所所长邓家先提出加快我国核试验步伐。当时国防科工委科技委主任朱光亚也在思考这个问题。在看到邓家先的建议后,立即给予支持,并向中央领导汇报。他亲自参与制定和实施具体的规划方案。 1992年,美国真正提出要全面禁止核试验。关键时刻,朱光亚再次向中央提出“加速”的建议和对策。 1996年7月29日9时00分,在朱光亚等人的指导下,我国又一次地下核试验成功。当天晚上,我国向全世界郑重宣布,从1996年7月30日起,中国将暂停核试验。 9月29日,我国政府在第51届联合国大会上签署了“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此前,中央政府“两次加速”的正确决策,使我国在签署“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之前完成了必要的核试验,突破了先进核武器的关键技术。不仅是核弹取得了里程碑式的成功,核武器小型化和武器化十年的辉煌,维护了国家的安全利益,朱光亚在核试验全面停止之前和之后,一次又一次地指出尖锐地指出,核武器技术的发展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阶段,他亲自指示核武器研究所和核试验基地在禁止试验后,对科学研究的方向进行研究和论证,中央政府禁止试验后核武器技术的研究和发展迅速展开。“我们不能看世界的两种情况,只是不断地从事武器研究。”朱光亚说。八十年代以来,他的工作越来越广泛,在国防科技领域,他也指导研究工作发展核潜艇和核材料技术,继续指导核武器和核试验技术的研究开发,指导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战略发展研究,推进学习武器装备,国防重大技术报告和重大国家安全研究。他提出了许多重要的战略意义,前瞻性和创新性的意见和建议。为迎接世界新军事变革的挑战,实现中国国防科技和武器装备的跨越式发展,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同时根据组织安排,他还积极参加了组织高技术国防转移领导班子的国家经济建设和“军民结合”的公务员队伍,发展中国的高新技术等方面,尤其是在中国的核电技术发展,放射性同位素应用发展和“863”计划的制定和实施发挥了重要作用。 “默默地去行动,激励身边的人”朱光亚的功业,与他人的互动是低调和谦逊。 1996年10月,朱光亚获得“何梁何立科技成就奖”,奖金100万港元。在介绍的第一天,他对周围的人说,他应该把所有的奖金捐赠给中国工程技术奖励基金。当时100万港元对任何个人来说都不是一笔小数目,财政状况也不算特别好。所以有人建议:不是从哪个部分捐赠,比如一半,这个也少了很多。朱光亚非常冷静地听了之后说:“现在工程技术基金的很大一部分是由海外友好人士捐赠的,如果我们可以捐一点,也可以多一点,我们可以多做点贡献。他捐出一百万港币后,反复告诉周围的人,它从来没有被压低过。在生活中,沉默寡言的科学家通过琐碎的琐事来显示对周围人的关怀。在多年没有空调的情况下,全家围坐在桌旁吃着夏天,只要朱光亚进来,就会亲自为大家定下粉丝。球迷转身的时候,他也想看看是否可以吹大家,如果风扇只朝一个方向吹,他会放下筷子调整角度而惹麻烦。 “那是多年的父亲,一直习惯默默地工作,默默思考,默默奉献,默默行动来影响和激励身边的人。”朱光亚女儿顾晓莹说。北京时间2月26日 - )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